两岸

我超级肤浅









我喜欢好看的人,无论性别

一样高哈哈哈哈

我马上就去复习

我相信自己不会挂科的。嗯。……嗯。

今日打卡。

还是乱涂乱画适合我,认真写一下子就把我的缺点和老底给揭出来了。(躺平)

以后还是少玩点手机。动起笔来真的是丑到不行。字都是僵的。加了滤镜依然很丑。

透明文手小秘密

蓝桥:

是我(抹泪)


如遇:



1.向圈内大佬低头,你们真是神一样的存在。












2.很喜欢红心蓝手,然而……啊……想想就行了。












3.看见有人评论瞬间炸裂,麻麻!这里有个小天使!!








4.每个关注了自己的人都会不自觉点开ta的主页看看。












5.红心蓝手点得多的人会记住id和头像,下次一见就会生出亲切感。












6.时常会自暴自弃,算了算了,溜了溜了,反正也没人看。












7.天啊终于有小天使给我点!赞!了!












8.如果有一篇文热度甚高战战兢兢以为侥幸,下次热度低就会觉得,啊,这种热度才是咸鱼的我啊。












9.不停地写不停的写,真的很想得到大家的认可。












10.很想放弃,但是就是很喜欢这对cp或者这个角色啊!拉一个入坑也是好的!拉不到……那我就当壮大tag好了QAQ。












11.渴望得到赞赏但在受到的时候却又会受宠若惊,心理极其矛盾。












12.笔力撑不起脑洞,让自己炸裂觉得好萌好萌的脑洞写出来后自己觉得……(苦闷.jpg)。












13.会来回的看评论,想说很多话,但是是个语废不知道说什么,担心会不会吓到小天使,最后很怂的发了颜表情。












14.有人催更会如同打了鸡血一样兴奋。












15.被叫大佬/太太超级惶恐,不,我不是!












16.被关注的太太也关注了,瑟瑟发抖到突然感觉不会写文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※欢迎大家补充啊。


甘蔗

根据真人真事改编

我室友非闹着要出现在文章里

冬天要吃甘蔗,冬天就是要吃甘蔗,安迷修有个室友是广西的,他说“能吃多少甘蔗全看我心情”,有时候盛产,价格甚至八毛钱一斤,平常也不过一块五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不是明天才立冬吗?现在的甘蔗好吃?”安迷修拎起半根甘蔗扫了几眼。

    “是雷狮说要买的嘛!”黄彦指了指身后正在关门的人,踢掉鞋子后就一屁股坐到黄霖的床上。

    “三哥!你又坐我床!”

    “哦,原来你在啊!”

     黄霖坐在厕所里。“ MMP......”

    “怎么想起来买甘蔗?”

    “黄彦说他们那边冬天总是吃甘蔗,然后我又很久没吃过了,尝尝呗,顺便磨牙。”雷狮扒了扒袋子,挑出一根翘起二郎腿捧着就开始啃。

    雷狮一手捧着甘蔗,一手玩手机,犬牙嵌入甘蔗“喀嚓”咬下一块,没入口中,舌头把甘蔗肉怼到一边,没有嚼,腮帮子只是鼓了起来,雷狮伸出舌尖把被咬过的缺口处流出的一点汁液舔了舔,才开始捣鼓嘴巴里已经微热的甘蔗。

    还捧着吃,傻不拉几的。

    捧着吃就算了,还啃得这么认真。

    头上的毛支棱着。

    像猫耳朵。

    “你不吃啊?”雷狮递了一根到安迷修跟前。

    “你家吃东西用鼻孔吃吗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除了你还有谁。”

    “边儿去!”安迷修嗤道,手上接过甘蔗。

    “他俩不吃?”

    “网吧。刚出去。”

    握着啃比较好啃。

    安迷修在做一件事情的时候从来都是全神贯注的,包括吃东西。握着甘蔗,将顶端放入口中,先用门牙咬,好像不太好咬,只咬出来了水,赶紧吸一吸,不能滴到地上,今天可是他负责寝室清洁,门牙不好使就只能用磨牙啃喽。

安迷修把甘蔗往嘴巴深处放,用前磨牙咬下来一块,嗯,安迷修点点头,还挺甜。

安迷修嘴上没松,手上把甘蔗斜了过来,又咬了一块。

斜过来更有利于后磨牙使力,但是腮帮子也被弄得鼓起来了。

这根甘蔗直径略大,含住时下嘴唇就会被稍往下压。

    这个吃相对于安迷修来说可能不太好。

    啧,这甘蔗水也太多了吧!

    不光嘴唇被透明的汁液完全润湿,泛出点光泽,颜色还比干燥时显得鲜艳些。

    还有几滴。都顺着嘴角滑下去了。在下巴上留下小片水渍。

    “嘬。”安迷修发誓自己不是故意要在吃东西的时候发出声音的。还是这种吃棒棒糖时才会发出的声音。吃得太专心了。

    太有失教养了。日哦。安迷修瞅了一眼雷狮,他正盯着自己看。

    混蛋,在想怎么嘲笑老子了。

    雷狮没发现自己盯着安迷修啃了小半根甘蔗,安迷修也没发现雷狮刚刚吞咽了几下。

    他站起身,走到安迷修身边,用大拇指抚过嘴角的水痕。

    他抓住了他的手。




“吃我的(哔——)么?”

安迷修反手就用甘蔗把雷狮抽到墙上。